吕叔湘中学
课题研究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课题研究
基于吕叔湘英汉对比理论的高中英语写作教学应用研究(吕明春)
发布时间:2017-12-16 00:00:00 阅读次数:1155 作者: 来源:

  

 

 

 

 

 

镇江市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课题

 

 

开 题 报 告

 

 

 

 

项目类别:         立项课题(备案)                 

        课题名称:基于吕叔湘英汉对比理论的高中英语写作教学应用研究

课题主持人:        吕明春            

工作单位:          吕叔湘中学              

联系电话:  15252949622                       

 

 

 

 

 

 

 

(一)课题核心概念界定

对比分析的心理学基础

吕叔湘先生在《中国人学英语》中特别提到学习者“会不知不觉地把英语当作和汉语差不多的东西看在待,不知不觉地在那里比附”,因而提醒学习者“学习英语非彻底觉悟把它当作和汉语不同的新的东西来学习不可”。在这里,吕先生实际上讲了汉语作为母语对于学习的不可避免的干扰作用,学习英语必须自觉克服这种干扰,通过比较而不是比附,了解英语和汉语的不同之处。对比分析的心理学基础为迁移理论。母语习惯往往会被学习者迁移至外语学习中。Odlin 在《语言的迁移》一书中,总结了二语习得领域数十年的语言迁移现象的研究,给语言迁移下了一个简明而精明的定义:“迁移是指目标语和其他任何已经习得的(或者没有完全习得的)语言之间的共性和差异所造成的影响。”

 迁移的类型可以分为三类:

  一类是负迁移,即有害迁移,也就是通常所说的interference。这类迁移常发生是因为学习者倾向于用母语的表达或理解方式来代替外语中的表达或理解方式。如:I have a good heart.(我是好心)。照搬了母语的词汇。I   am student. (我是学生)。照搬了母语的语法规则。

另一类迁移是正迁移,即有益迁移,又称facilitation.这类迁移发生在:如果两种语言中的不同刺激或反应在某一方面相同,那么这种相同性可以促进外语学习中新的语言习惯形成。国内学者也进行了不少实证研究,如郭纯洁和刘芳对十二名不同英语水平的学生看图作文的过程进行了研究,发现母语思维在外语输出过程中有三个促进作用,分别为:对作文内容的逻辑推理,对语言形式的分析判断,以及为相关外语词汇、短语和句子的检索。

最后一类迁移可以称为零迁移。这类迁移可发生在两种语言表达形式差距太大,以至于外语学习者认为这两种形式毫无共同之处的时候。如Lee(转引许余龙)根据他自己学习汉语的经验认为,由于欧洲许多语言在不少地方有相似之处,而汉语对他来说却是完全不同的异国语,因此他在学习汉语时没有受到母语的干扰。

因此,对比分析特别重视语言之间的对比,强调的重点在于母语与外语的差异上,因为这些差异干扰外语学习的过程,并引起错误。

英汉对比分析在高中英语教学实施的手段

  吕叔湘主张:“一句中国话翻成英语怎么说,一句英语,中国话里怎么表达,这又是一种比较。只有比较才能看出各种语文表现法的共同性和特殊之点”。因此,作者在高中英语教学中进行英汉对比分析研究的主要手段是汉译英翻译练习。

 

(二)国内外同一研究领域现状与研究的价值

研究现状

1)    落实我校的“教育家办学”办学理念

我校正挖掘和发展吕叔湘教育思想,坚持教育家教育思想为办学理念,推动我校内涵创新发展,引领我校深化教育改革。我校的 “教育家办学”理念是社会转型期对学校教育新的诉求,是新的社会发展背景下我校教育改革的当务之急。

1926年,我国当代著名语言学家大学毕业曾在我校担任英文教师。2003年,为坚持吕叔湘教育思想,我校命名为吕叔湘中学。早在1942年,他在《中国文法要略》就指出:要明白一种语文的文法,只有应用比较的方法。1962年,在《中国人学英语》修订中他又专门谈到中国学生在学习英语中应用比较方法的必要性,认为:对于中国学生最有用的帮助是让他认识英语和汉语的差别,在每一个具体问题——词形、词义、语法范畴、句子结构上,都尽可能用汉语的情况来跟英语作比较,让他通过这种比较得到更深刻的领会。吕叔湘是我国英汉对比语言学的奠基人,同样在教学实践中,英汉对比教学法在英语教学实践中有很大作用。

2)    契合学生核心素养的教育价值取向

国家即将颁布《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的修订版,这是基于核心素养的新一代国家课程标准其颁布预示基于核心素养的新一轮教育教学改革在教学实践的开始。从学科素养到核心素养的初始层面是英语学科内容的学习与发展,而基于对英语本质定义的三方面判断(即英语是语言,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语言是文化的载体),我们可把它分为英语语言、思维、以及文化学习与发展三方面。由此更具跨界特性的第二层面相应是语言学习与发展、思维学习与发展、文化学习与发展等,而与之相应的跨学科核心素养则是语言核心素养、思维核心素养和文化核心素养。围绕新形势下高中英语学科的培养目标和核心素养要求,针对英语写作教学面临的困局和疑难问题,如何运用科学方法指导高中英语写作,培养学生得体的书面表达能力,使之形成缜密的思维品质是值得探索的课题。

3)解决高中写作教学实践的困惑

在高中英语教学中,教师和学生都能认识到英语学习的重要性,付出相当大的努力去学习英语,但令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总是事倍功半,付出没有回报?

教师普遍缺乏对两种语言知识的对比研究与教学,对语言知识的教学传授只停留在书面上,对深层次的语言本质和规律根本不去触及,这样就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学生的学习与理解也只停留在语言的表面,教学任务主要是死记硬背。吕叔湘曾批评我国外语界和汉语界不相往来,在英语教学中英汉“两张皮”问题依然非常严重。正如吕叔湘所认为的 “只有比较才能看出各种语言表现法的共同之点和特殊之点”,这样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吕叔湘先生的语言学成果是许多学者研究的对象,由于吕叔湘语文教育思想对语文教育理论和实践的巨大贡献和深刻影响,学者们也开始研究先生的语文思想。大致分为四种情况:有对吕叔湘语文教育思想的某一方面进行专门研究的,这类的研究论文在数量上偏多,如张定远的《吕叔湘的语文教学效率观》,董菊初的《吕叔湘张志公的口语教学观》,王立的《论吕叔湘的中学语文语法教学观》等;有结合语文课程改革未来谈吕叔湘语文教育思想及指导意义的论文,如王芸的《从教改角度看吕叔湘谈语法教学》,刘志忠的《吕叔湘新时期语文教育思想略论》,王芸的《对吕叔湘语言教育思想的再思考》;有在宏观上整体论述吕叔湘语文教育思想的,如方有林的《不可漠视的语文教育家吕叔湘-------吕叔湘语文教育思想研究论述》;有对吕叔湘语文思想做相对系统论述的,如方有林的博士论文《语言学视角 科学化追求-------吕叔湘语文教育思想研究》。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对于吕叔湘先生外语教学思想的研究相当缺乏,不仅没有集中、全面研究吕叔湘外语教育思想的论著问世,就连单篇研究的文章也是多见。据中国知网的数据库显示:从1979-2017年,与本研究有关的文献有:吕老的学生上海海事大学的王菊泉发表的文章《吕叔湘语言对我国语言对比研究的贡献》、黑龙江大学俞约法的《吕叔湘外语教学法思想初探》、《吕叔湘与外语教学》、闫芳芳的硕士论文《翻译家吕叔湘研究》等。

研究的意义和价值

作为著名语言学家的吕叔湘,也是20世纪著名的语文教育家,他与叶圣陶、张志公一起被尊称为语文教育界的“三老”,他在语文教育方面所做的工作,对20世纪直至当前的语文教育实践都发挥着重要的指导作用。

首先,作为著名的语言学家,他在语言文字研究方面的成就为语言学界所公认,他的研究涉及汉语语法、词汇研究、修辞学等方面。他的《中国文法要略》是20世纪中国汉语语法界的重要著作,不仅给汉语语法研究者以重大启发,而且也是中学语文教师的重要参考书,影响国内外,成就极高。他的《语法修辞讲话》对于当时社会上语言文字使用混乱的现象给予了纠正,对正确使用祖国的语言文字起到了重大作用,指导意义深远。同时,吕叔湘还在1980年担任起中国语言学会的会长,他不仅在学术研究上对语言使用的科学语用规范提出标准和要求,而且对国家长远的语言发展规划做出了杰出贡献。

其次,正如张志公先生所说他对“基础教育中的语文教育和外语教育的贡献,几乎不下于他对语言科学,尤其是语法科学的贡献。”作为语文教育家,他站在语言学的高度来审视当时的语文教育,提出了一系列深刻的论述。他在进行语言文字研究的同时也十分关心中小学的语文教育。他不仅有理论上的建树,而且在语文教育实践上也有自己的主张。吕叔湘对语文教学的关注源起于40年代,他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近代汉语语法的研究上面,并取得了卓越成就。这表现为19421944年出版的《中国文法要略》,这也是吕叔湘为中学语文教师撰写的汉语语法著作,它在教师的教学实践中起到了答疑解惑的作用。

此外,吕先生从事了长期的英语教学工作,在外语教学理论上,陆续发表过不少真知灼见。这些见解都是有感而发,即有明确的针对性,又有高度的概括性,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具有长远的理论意义。他发表的文章中,专门论述以及兼及语文教学的在数量上是远远超过有关外语教学的。由于外语教学和本国语文教学之间有许多共同规律,先生有关语文教学的论文中涉及同外语教学具有共性的地方,也完全适用于外语教学。先生所论及的语文教学中过去存在过和现在还存在着的种种问题,在外语教学中同样存在。纵观吕叔湘先生的学术生涯,不难看出比较方法论是其重要的学术思想之一。吕叔湘先生是中国语言学将近半个世纪的领军人物,在英汉对比研究中,他也是积极的提倡者、勤奋的实践者和卓越的领导者。他一生各个阶段都积极倡导语言比较法,发表过不少影响深广的论述。早在1942年,他在《中国文法要略》就指出:要明白一种语文的文法,只有应用比较的方法。1962年,在《中国人学英语》修订中他又专门谈到中国学生在学习英语中应用比较方法的必要性,认为:对于中国学生最有用的帮助是让他认识英语和汉语的差别,在每一个具体问题——词形、词义、语法范畴、句子结构上,都尽可能用汉语的情况来跟英语作比较,让他通过这种比较得到更深刻的领会。当下在高中英语教学中,教师和学生都能认识到英语学习的重要性,付出相当大的努力去学习英语,但令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总是事倍功半,付出没有回报?教师普遍缺乏对两种语言知识的对比研究与教学,对语言知识的教学传授只停留在书面上,对深层次的语言本质和规律根本不去触及,这样就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学生的学习与理解也只停留在语言的表面,教学任务主要是死记硬背。吕叔湘曾批评我国外语界和汉语界不相往来,在英语教学中英汉“两张皮”问题依然非常严重。正如吕叔湘所认为的 “只有比较才能看出各种语言表现法的共同之点和特殊之点”,这样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三)研究目标、内容(含子课题设计)与重点

研究目的、内容和方法

本课题以吕先生英汉对比理论入手,试图挖掘其外语教育思想及现实意义,以期为以后相关研究提供一些有价值的资料,使吕叔湘合乎规律的教育思想对当下的高中英语教学提供一些启示和参考价值。

本课题的研究内容是吕叔湘先生英汉对比理论在高中英语教学中的应用。先生主张:“一句中国话翻成英语怎么说,一句英语,中国话里怎么表达,这又是一种比较。只有比较才能看出各种语文表现法的共同性和特殊之点。”因此,作者在高中英语教学中进行英汉对比分析的主要手段是“汉译英”翻译练习。“英译汉”翻译主要是用于检查对英语理解程度和解释抽象词义,而“汉译英”翻译主要用于英语表达训练和对比英汉语的差异。高中生学习外语有一种特殊的现象,即“中介语interlanguage,这一术语由Selinker(1972)提出,是指学习者所使用的介于母语和目标语之前的过渡性语言。对于“中介语”,英国语言学家Carl James认为母语是“中介语的出发点,在外语学习过程中,学习者的“中介语”逐渐向外语逼近,以至最后达到掌握外语的“彼岸”。学习外语的时间越长,对外语掌握程度越高,就应该越发接近完全掌握外语的目的,同时由母语向外语转换中所引起的“错误”就会越少。按照这个说法,一量人们达到了“中介语”中的某一阶段,也就达到了外语学习的某种程度。故用“汉译英”翻译练习有助于促进中介语的发展,教师也能监控学生的学习过程。

本课题在研究中通过大量搜集有关吕叔湘先生英汉对比思想的文献、讲话及前人对吕叔湘先生教育思想进行研究的研究成果,为本论文研究奠定理论理础。在此基础上进行为期一年的英汉对比教学实验研究,实验后将所得数据进行分析、比较、解释从而得出结论。通过对部分学生进行访谈,进一步了解英汉对比教学法的效果。

吕叔湘先生英汉对比分析的理论基础及相关研究理论基础

吕叔湘先生英汉对比理论产生的背景

1深厚的英汉两种语言修养

任何个人的思想观点的形成,都无法避免受到其所处时代和他本人具体实践经历的双重影响。吕叔湘先生英汉对比理论的形式,与他所处的不同时期的时代背景密切相关,而他个人在语言教育方面的研究和丰富的相关教育实践经历也是形成英汉对比理论的有力证明。吕叔湘幼年时在县城的一所私塾读书,背诵了大量的经史子集有关方面的文章。1915年,考入丹阳县高等小学,这是该县最早的一所高等小学,在小学三年级之前,他接受的主要是“旧式”的私塾教育,吕叔湘幼年时代正处于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和现代制度探索的巨大转型时期,生活在相对物质富庶、文化底蕴深厚和西学东进前沿的独特的江南地理位置,在教育上正处在“旧式”的私塾教育和“新式”的现代教育转型期。1918年暑假,吕叔湘考入江苏省立常州第五中学。吕叔湘在各种功课中,对国文和英语最感兴趣,有空喜欢在图书馆广泛阅读。1922年,吕叔湘中学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国立东南大学外国文学系(后改为外国语文系)

2、对比语言学的理论涵养

吕叔湘先生自幼兴趣广泛,勤奋好学。中学时代就爱好阅读古今中外的优秀著作,并且在古文和外文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大学时代虽然主修外国文学,但根据当时学校的制度,除本专业的课程外,还必须学习一部分其他方面的课程,所以吕叔湘先生也选修过化学、地学、生物学、心理学了等课程。所有这些,都为以后的教学和研究工作提供了有利条件。知识渊博,眼界开阔,是吕叔湘先生在语言学上取得重大成就的原因之一。吕叔湘于1926年从南京国立东南大学毕业,到家乡刚刚创办了一年的丹阳县立中学教一个班英文。当时只有两个班;校长陈湘圃自己教了一个班英文。吕叔湘教学任务不足,陈湘圃让他兼教国文文法。吕叔湘以《马氏文通》为教材,开始钻研中国文法。《马氏文通》是我国第一部用现代语言学理论研究中国语法的著作,在我国语言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部著名的语法著作写于1898年,由于是开创之作,历来难读难用。吕叔湘在边教边学这部学术著作,给了吕叔湘在以后对比研究和实践很多指导和启发。他对这部著作研究一直持续有60多年。为了给社会提供一部更具可读性的《文通》,从19781984年间,吕叔湘指导并与王海棻一起完成《马氏文通读本》。1984年,孙玄常《马氏文通札记》出版,吕叔湘作了详细校批。在吕叔湘指导并亲自参与下对《马氏文通》进行的这长达十余年的“勤求探讨”,使我们对《马氏文通》的认识更趋深入和全面,应该说《文通》研究因此而向前进了 一步。1929年至1936年,吕叔湘一直在苏州中学。苏州中学图书较多,吕叔湘在这里阅读了丹麦学者叶斯柏森的《语法哲学》等语言学名著,叶斯柏森(Otto Jespersen)被认为是欧洲最早提出对比语言学的,为以后走上语言学研究的道路打下了基础。在云南大学任教时,曾跟施蛰存先生住同屋。施先生要他为沈从文参加编辑的《今日评论》写文章。他看到朱自清先生写的一篇文章中说,一句话总要有主语和谓语,觉得这种说法不全面,就写了《中国话里的主词及其他》。这是吕叔湘先生的第一篇有关汉语语法的文章,并因此结识了朱自清先生。也正是这篇论文把他引上了语言学的道路,因为文章发表后,学校排课时就给他增加了一门中国文法,这门课的讲稿后来就扩充成了他的第一部重要的语法著作-------《中国文法要略》。他在《中国文法要略》上卷中就指出“要明白一种语文的文法,只有应用比较的方法。拿文言词句和文言词句比较,拿白话词句和白话词句比较,这是一种比较。文言里一句话,白话里怎么说;白话里一句话,文言里怎么说,这又不是一种比较。一句中国话,翻成英语怎么说;一句英语,中国话里如何表达,这又不是一种比较。只有比较才能看出各种语法表现法的共同之点和特殊之点。假如能时时应用这个比较方法,不看文法书也不妨;假如不应用比较的方法,看了文法书也是徒然。谨于此语献于读者。这段话向读者表明了他的学术思想,即只有通过比较,而且是“时时应用这个比较的方法”才能了解一种语文的文法,才能了解各种语文表现法的异同。在吕先生有关比较方法论的诸多论述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197755日在北京语言学院的那次著名的演讲。在这次题为《通过对比研究语法》的演讲中,他开宗明义地指出:

一种事物的特点,要跟别的事物比较才显出来。比如人类的特点------直立行走,制造工具,使用语言等等,都是跟别的动物比较才认出来的。语言也是这样。要认识汉语的特点,就是要跟非汉语比较,要认识现代汉语的特点,就是要跟古代汉语比较;要认识普通话的特点,就要跟方言比较。无论语音、词汇、语法,都可以通过对比来研究。

吕先生的其他关于对比分析的著述还有不少也可看作是对比方法论的直接实践,如论文《从主语、宾语的分别谈国语句子的分析》和《“把”字用法的研究》,以及《中诗英译比录》和《汉语语法分析问题》。

 用吕叔湘先生英汉对比理论分析“中式英语”现象

吕叔湘先生在《通过对比研究语法》中强调了英汉对比研究的重点------要注意的不同地方。他提出了两种语言对比研究中可能出现的“三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彼此不同,第二种情况是此一彼多或者此多彼一,还有一种情况是此有彼无或者此无彼有。”并特别指出“这种相同而又不完全相同的情况,最需注意。”因此,大致有三种情况:()英语和汉语相同或基本相同的用不着多少笔墨去比较,一般只要稍微提一下学生即可掌握,有的甚至可以不提。例如:英汉名词都分为专有名词和普通名词,普通名词又都分为个体名词、集体名词、物质名词和抽象名词等,便不用太多讲解。(二)同中有异的必须深入比较。还是举名词的例子,英语的名词有可数不可数之分,英语中可数名词有单数和复数两种形式,大多数可数名词的复数是在单数形式后面加上-s-es,其他还有一些特殊形式,如man-men,   child-children, mouse-mice 等。而专有名词、抽象名词和特质名词属于不可数名词,如英语中饮料类:water, milk, coffee, tea等,就是不可数名词,它们没有复数形式。当要表示具体有多少数量时,用容器做单位来表述,复数体现在量词上。如two cups of water. 这样的同中有异的区别,就必须引起学习者注意。(三)此有彼无的,看情况处理。有的无可比较,如英语没有汉语的语气词,个体量词等相应成分;有的却有比较的可能,因而值得注意。如汉语没有与定冠词the相当的词,但能通过指示代词‘这(些)’、‘那(些)’以及无表示来表示。又如英语动词转成名词,绝大多数词形要发生变化,要加后缀,而汉语动词用在名词的位置上,不管在理论上是否已改变词类,词形总是没有变化。因此,在教学过程中应提醒学生英汉之间的差别。作者在高中英语教学过程中,有意识地收集了大量学生作业中的中式英语的表达方式,通过对比分析研究,试图发现汉语怎样干扰英语,并探寻一些教学策略。

一词汇层面的英汉对比

  词是语言中能够独立运用的最小语言单位,具有一定的形式并表达一定的意义。从形式上看,汉语属象形文字,英语属拼音文字:汉语又为典型的分析语言,即无词形变化,而句法关系是由词序和虚词来表示,英语又为综合语言,其句法关系是通过屈折变化和词缀与词根的紧密结合来表示的,即给单词添加词缀或根据语言的语法规则以其他方式改变词形的过程,如英语中动词第三人称单数有屈折变化:   I work, he/she works;过去时也有屈折变化:I worked;大多数名词的复数有屈折变化:horse-horses;flower-flowers;man-men.从语义角度看,“认识语言里的一个个词等于调查一个城市里的几千家铺子里的几万种出品,分别它们的精粗美恶,然后才可以予取予求,要什么有什么,然后才可以称得起“老北京”或“老上海”。(中国人学英语P48)“语言中最活跃的因素-词汇,常常是最敏感的反映了社会生活和社会思想的变化”,折射出特定的社会所蕴含的特定文化。换而言之,由于中国与英美国家的社会生活和社会思想大相径庭,故而英汉词义少有一一对等的同义词。

(一)词的形态上的“汉式英语”

 1 诗人常把情人比作玫瑰。

   Poet often compares lover to rose.

2 他给我建议。 He   gave me advises.

3 王林英语说得很慢。   Wang Lin speak English very slowly.

4 今天我早起床去机场接妈妈。 I get up earlier to meet my mother at the airport in the morning.

5 作为童话之父,安徒生永远被世人所铭记。 As father of fairy tales, Andersen won’t be forget by the world.

  1这是母语为汉语的学生普遍的错误,因为汉语中没有冠词,故应改为The poet often compares a lover to a rose.2: advice在英语中为不可数名词,应改为suggestions或去掉advice后的s, 这类错误的根源在于汉语名词一般既无单数复数之分,在词形上自然无可数不可数之别,且代词的所有格,在能意会的前提下常省略,故应改为he gave me his advice.3: Wang lin是第三人称单数在一般现在时中,英语动词speak应加s4:应用过去时,get应改为got.5:此句是被动语态,应将forget改为它的过去分词forgotforgotten.英语的谓语动词部分由动词,助动词和情态动词组合起来,运用其形态变化,表示谓语动词的时态、语态和语气;而汉语没有这类变化,其含义隐藏在句中或上下文里。

由此可见,现代英语的词形变化主要是动词的变化和名词、代词,形容词及副词的变化,以及上述的词缀变化。这些变化有:性(gender)(,(number), (case), (tense),(aspect), 语态(voice),语气(mood),比较级(degree of comparison),人称(person)和词性(parts of speech).有了这些变化,一个词(或词组)常常可以同时表示几种语法意义,例如从词的形态可以判断这的词类,与其他词的关系等,然而,汉语没有形态变化。汉语的数量助词(如“们”表示复数),动态助词(如“着”“了”“过”表示动词的体)与结构助词(如“的”,“地”“得”表示定语、状语与补语),这些虽类似英语的形态变化,但这些成分的使用在汉语里常常缺乏普遍:有的场合一定要用,有的场合可用可不用,有的场合甚至不用。英语形态变化的使用却有严格的规则,往往带有强制性。例如汉语可以说“学生们”,但在“两个学生…..” “他们是学生…..” 中,却不需要加“们”,而英语的“student” 却都要加 “s”.这些变化是汉语中没有的,学习者必须作”心理适应,而不能怀持着甲种语言心理(本国语的)去观察乙种语言习惯(外国语的)。(《中国人学英语》)。在教学的过程中,我们教师可以应用这种对比方法,让学生尽量意识到英汉词形的差异,以避免受汉语干扰而产生的词形上的“汉式英语.”.

() 词的含义上的“汉式英语”

“要认识透彻一个词的意思必须要破除两个误会。第一,不可误会一个词只有一个意义,越是常用的词,意义的范围越广,抓住一个意义,到处都用它去讲,必然会扞格难通。第二,不可误会意义大致相同的几个词是真正或完全相同。” “只有读书时仔细体会,反复呤咏,久而久之,自然会心领神会,没有什么具体的方法可以代替这番体会和玩味的工夫。不过我们可以应用比较的方法,作为一种帮助。(中国人学英语P49)。中国学生在学习英语词汇时,常常死记硬背课后的附有中文翻译的词汇表,误认为英汉词义是一一对应的,忽略了词语内涵,忽视词汇出现的上下文,在使用英语交流时,逐字汉语把要表达的意思翻译成对应的英语。

6 我认为Adam是个诚实的孩子,因为他从不说谎。

 Ithink Adam   is an honest child, because he never says lies.

7 老师要我们别睡太晚了。

The teacher   asks us not to sleep late.

8 我必须马上走以便在八点赶到单位。

 I must   leave now so that I can reach my unit at eight.

9 目前中国的电脑价钱便宜。

  At   present the price of the computer is cheap inChina.

10 武汉位于长江之滨。

 Wuhan is beside the Yangzi River.

11 你认为《变形金刚3》这部电影怎么样?

    How do you think of the movie Transformer   III?

12 丹阳有九十八万人。

    The population of Danyang is 980000 people.

13 欢迎你来杭州旅游!

    Welcome you to travel Hangzhou!

 从上面的英语译文可见,高中生在用英语表达时,出现词不达意现象,其根本原因是受了汉语的干扰。他们说英语之前,首先确定句型,然后直接按汉语思维中挑选英语对应的词。

两种语言里头的词儿决不能捉对儿相配,尤其是在两个文化历史相去甚远的民族这间。随便举两个例子说明。譬如book似乎吻合了吧,然而notebook却是“笔记本”,bookkeeping却是簿记。“兵”和soldier是一对了,但是他们的大元帅也还是soilder,而水兵则是sailor.其他如他们的queen有时是“后”,有时是“女王”…….(《中国人学英语 P54)。可见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英汉文化差异大,导致英汉词语中几乎没有完全对应的词,即便上最简单的词“书”,也是如此。中文的“书”与英语的 “book”, 对比可以发现,英语课本后的英汉词汇表中,给出的汉语释意”,只是部分内涵和外延相等的同义词,又缺乏例句阐述,这是造成词义上的汉式英语的原因之一.13: “ welcome”, 学生常常误用可带复合宾语的及物动词,故应改为welcome to   Hangzhou! 12 表某地人口数量的规范英语为“Danyang city has a   population of 980,000. 11中的怎么样”不能对应“how”,因为英语中询问对某事的评价应说“what do you   think of the movie Transformer III?

   鉴于以上分析,在高中英语词汇教学。首先,要帮助学生认识英语单词和短语的真实词义,其次,在讲解词汇时要溶入英美文化的介绍,帮助他们意识到英汉词汇联想意义及比喻意义的差别。同时,要充分利用好现行英语教材,强调英语词汇的习惯表达,将一些固定搭配作为词块来整体记忆,这是克服汉式英语的有效途径之一。

 二、 句法层面的英汉对比

       中英两种语言除遣词有差异外,造句也有不同的特点,也会产生句型上的汉式英语。王力曾在《中国语法理论》中指出,“就句子结构而论,西洋语言是法治的,中国语言是人治的。”所谓法治即句子的形式严格受到语法的制约,如句子必须有主语和谓语动词,及物动词必须有宾语,这些“不管用得着用不着,总要呆板地求句子形式的一律。”所谓“人治”,即句子比较不受形式的约束,可以因表意的需要而加以变通,词语的分合伸缩比较灵活,“用得着就用,用不着就不用。”只要双方意思明白了,就可以了。王力先生形象地说明了汉语注重意合(Parataxis), 英语注重形合(Hypotaxis).意合指的是词语或分句之间不用语言形式手段连接句中的语法和逻辑关系,通过词语或分句的含义表达。The Word Book Dictionary 给意合定义为“The arranging of clauses one after the other without connective   showing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m. Example: The rain fell; the river flooded;   the house washed away.”形合是指句中的词语或用语言形式手段(如关联词)连接起来,表达语法意义和逻辑关系。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对形合的定义为 The   dependent or subordinate construction or relationship of clauses with   connectives, for example, I shall despair if you don’t come.” 由于汉语重内在意念而不重外在形式,汉语的句型也就难以像英语那样以谓语动词为中心从形式上去划分。但在“汉译英”时就要根据英语语法规定应包含哪些句子成分,它们各由哪类词语担任以及它们的安排情况来考虑选用哪种句子类型。否则,就会出现“汉式英语”的现象。英语各种句式很多,分为简单句、复合句及并列句。简单句按照谓语动词的性质,分为五个最基本的句型。现就“汉译英”中套用这五种基本句型而出现“汉式英语”的现象,进行逐一分析。

 

2.本课题研究的基本内容、主要思想或主要观点,研究重点及突破分析研究内容吕叔湘的英汉对比理论体系。关于教师英语写作教学和学生写作学习的调查和访谈。高中学生写作中的“汉式英语”原因分析。英汉对比理论在英语词汇教学、语法教学和阅读(语篇意识)教学中的运用。研究重、难点       英汉对比理论在英语词汇教学、语法教学和阅读(语篇意识)教学中三个层面的运用。研究重、难点突破分析在将英汉对比分析贯穿于写作教学中,检测英汉对比分析教学法在词汇、语句的地道性、关联词等方面的效果其次是比较英汉对比教学法和传统写作教学法的教学效果再次是对个别学生进行访谈了解他们对英汉对比教学法的看法及这种教学法对英语写作态度和写作兴趣的影响。本研究的结果也可以帮助高中英语教师对英汉对比及其在写作教学中的应用有更深入的了解,希望能引起更多的关注和进一步的研究。本课题的研究内容是英汉对比分析应用与高中英语写作教学。即在为期一学年的写作教学实验中对比英汉语言在措词、句法及段落语篇等方面,通过让学生观察、比较、教师讲解、再让学生练习巩固等方式让学生注意到英汉两种语言的差异,从而掌握英语写作的模式及要求。 3.本课题研究的具体方法以及研究的阶段性计划研究思路本课题旨在将英汉对比分析贯穿于写作教学中,检测英汉对比分析教学法在词汇、语句的地道性、关联词等方面的效果其次是比较英汉对比教学法和传统写作教学法的教学效果再次是对个别学生进行访谈了解他们对英汉对比教学法的看法及这种教学法对英语写作态度和写作兴趣的影响。本研究的结果也可以帮助高中英语教师对英汉对比及其在写作教学中的应用有更深入的了解,希望能引起更多的关注和进一步的研究。本课题的研究内容是英汉对比分析应用与高中英语写作教学。即在为期一学年的写作教学实验中对比英汉语言在措词、句法及段落语篇等方面,通过让学生观察、比较、教师讲解、再让学生练习巩固等方式让学生注意到英汉两种语言的差异,从而掌握英语写作的模式及要求。在试验过程中通过抽样分析学生的考试试卷来验证这种方法是否有效。另外,也对部分学生进行访谈来探索学生对这种方法的看法及其背后深层次原因。研究方法本实验选取我校的高一和高二年级选取两个班的学生为实验对象。实验分为前测和后测。前测的试卷取自2016年江苏省高考英语试卷上的书面表达题,评分标准是高考评分标准。实验对象为实验班和对照班的学生。但为了减小无关变量的影响,更好地考察结果,进一步提高实验的可信度和效度,在成绩统计分析时,只统计预期设计的两个班其中名学生。后测的试卷取自各年级学年度期末考试试卷,由于江苏省丹阳市统一组织进行的考试,考场掉换,实行单人单桌考试,监考模拟高考监考形式阅卷方式是兄弟学校交换流水作业。测验的信度和效度应该是高的,可以作为分析和比较的依据。具体步骤为试验前分别对两个班进行书面表达能力测验与分析然后一个班被看作是实验班,另一个班被看作是对照班。确定的人选并不告知学生本人,以尽量控制实验过程中其他非智力因素和非学习条件的影响。这两个班均由笔者在课时相同的情况下进行课堂教学。在实验班中,课堂上老师引导学生在词汇、语句、语篇方面进行英汉对比,在此基础上讲解英语写作要求。在对照班的课堂上,老师直接讲解英文写作的要求。一年后,在高一和高二学期末的对学生英语作文词汇、语句的地道性、篇章等方面收集到的数据进行分析比较,看对比教学法在这几个方面是否有效。最后再对实验班的个别同学进行访谈,了解他们对英汉对比教学法的看法。研究计划1) 学习了解有关“吕叔湘对比语言”的理论知识和高中英语写作教学理论,收集整理有关文献资料,成立课题领导小组。(2017年2月——2017年4月)2) 组织课题开题,召开科研课题专题报告会等,增强对本课题研究意义的认识,进一步明确研究目标,掌握相关的研究方法,提高研究水平。(2017年4月——2017年5月)3) 在调查研究与理论学习的基础上,准备实验教学的写作准备。(2017年5月——2017年6月) 4)有目的有计划的采取实验。(2017年9月——2018年6月) 5) 在实践中进一步探索、积累经验。撰写一批有指导意义、辐射性较强的经验论文。(2017年9月——2018年6月)6) 开展进行阶段性交流现场会和实验工作阶段小结。(2017年9月——2018年6月)

 

 

三、预期研究成果

序号总报告题目完成时间预计字数承担人1《基于吕叔湘英汉对比理论的高中英语写作教学》2017.122万字吕明春序号分报告题目完成时间预计字数承担人1《英汉对比理论学习集》2017.72万字徐田田2《吕叔湘的英汉对比理论—校本丛书》2017.93万字陈健3《吕叔湘中学高中英语写作错误分析》2017.101万字赵强华、严杰4《吕叔湘中学高中英语教学案例集》等。2018.62万字杜顺涛 严杰

 

发表论文:论吕叔湘在我国对比语言学研究贡献

江苏省丹阳市吕叔湘中学 吕明春

摘要:本文试图从吕叔湘的英汉对比研究的缘起以及吕叔湘的英汉对比研究在汉语语法研究、英语教学实践和我国英汉对比学科建设的三方面的贡献论述吕叔湘在我国对比语言学研究的贡献。

关键词:吕叔湘  对比语言学 汉语语法 英语教学

吕叔湘(19041998),我国著名语言学家、语文教育家和翻译家,近代汉语学的拓荒者和奠基人,被公认为现当代中国语言大师。吕叔湘一生的学术实践和成果都与他在英汉对比语言学的研究和贡献息息相关。因为他深谙英汉两种语言的特质和规律,深入进行英汉对比研究成就了他在汉语语法学的第一部专著《中国文法要略》,创建了汉语语法体系;因为他运用了英汉对比研究视角和成果,他的《英译唐诗百首》等翻译作品堪称经典之作;因为他采取了英汉对比思维方式,他的《中国人学英文》见解独到,富有创新精神。语言的比较研究源于历史比较语言学,当时的研究旨在发现语言之间的历史演变和亲属关系。现代对比语言学是从美国和欧洲发展起来的。20世纪初布拉格学派有不少语言学家对对比语言学(contrastive linguistics)感兴趣。1941年美国语言学家BLWhorf在《语言与逻辑》(language and logic)一文中第一次使用了contrastive linguistics这一名称。后来的语言学家进而从事于不同语系的语言之间的对比,旨在发现语言间的相同相异之处,得出了规律性的理论。我国语言学界目前谈论得比较热烈的英汉语比较的话题也是这种类型的研究。我国最早的英汉对比研究大概应从严复的《英文汉沽》算起。自严复的《英文汉沽》后,1898年马建忠著成了《马氏文通》――我国第一部语法专著,以后有黎锦熙、赵元任、王力、高明凯、吕叔湘、林语堂等,他们都对汉外对比做出了重要贡献,其中吕叔湘在英汉对比研究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一、吕叔湘的英汉对比研究缘起

吕叔湘于1926年从南京国立东南大学毕业,到家乡刚刚创办了一年的丹阳县立中学教一个班英文。当时只有两个班;校长陈湘圃自己教了一个班英文。吕叔湘教学任务不足,陈湘圃让他兼教国文文法。吕叔湘以《马氏文通》为教材,开始钻研中国文法。《马氏文通》是我国第一部用现代语言学理论研究中国语法的著作,在我国语言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部著名的语法著作写于1898年,由于是开创之作,历来难读难用。吕叔湘在边教边学这部学术著作,给了吕叔湘在以后对比研究和实践很多指导和启发。他对这部著作研究一直持续有60多年。为了给社会提供一部更具可读性的《文通》,从19781984年间,吕叔湘指导并与王海棻一起完成《马氏文通读本》。1984年,孙玄常《马氏文通札记》出版,吕叔湘作了详细校批。在吕叔湘指导并亲自参与下对《马氏文通》进行的这长达十余年的“勤求探讨”,使我们对《马氏文通》的认识更趋深入和全面,应该说《文通》研究因此而向前进了 一步。1929年至1936年,吕叔湘一直在苏州中学。苏州中学图书较多,吕叔湘在这里阅读了丹麦学者叶斯柏森的《语法哲学》等语言学名著,为以后走上语言学研究的道路打下了基础。

二、吕叔湘的英汉对比理论在汉语语法研究贡献

  1937年,吕叔湘在云南大学文史系任副教授,教英语。他和施蛰存住同屋。施蛰存拉他给《今日评论》周刊写文章。恰好早几天,吕叔湘看到朱自清先生写的一篇文章说,每个句子总要有一个主词,觉得这种说法不全面。考虑再三,他就写了《中国话里的主词及其他》。因为在英语语法非常重视主语,而汉语没有主语是非常普遍的。这是吕叔湘先生的第一篇有关汉语语法的文章,并由此结识了朱自清先生。也正是这篇文章发表后,1939年暑假后开学,系里给他加了一门中国文法。1942年,吕叔湘离开华西大学,改任金陵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同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他的《中国文法要略》上卷(中、下卷出版于1944)。这是我国语法学史上的开创性著作之一。我国在《马氏文通》以前,没有系统的语法著作。古人讲章句,讲虚字,目的是读懂古书,还没有想过语言的形式可分析综合,总结出一些规律。语法学是19世纪末从西方引进来的,因此不免有一段时间以模仿为主,难免有削足适履的毛病。吕叔湘历来重视语言实际的研究,他的语法著作总是从具体的语言材料出发,努力探索汉语的特点和规律。《中国文法要略》这本书以丰富的语言材料为基础。他在《中国文法要略》上卷中就指出:   要明白一种语文的文法,只有应用比较的方法。拿文言词句和文言词句比较,拿白话词句和白话词句比较,这是一种比较。文言里一句话,白话里怎么说;白话里一句话,文言里怎么说,这又是一种比较。一句中国话,翻成英语怎么说;一句英语,中国话里如何表达,这又是一种比较。只有比较才能看出各种语文表现法的共同之点和特殊之点。假如能时时应用这个比较方法,不看文法书也不妨;假如不应用比较的方法,看了文法书也是徒然。谨以此语献于读者。 因为此书是四川教育科学馆约稿,供中学教师参考,所以引用的材料大多数取于当时的语文课本,文言白话兼收。作者用英汉对比的方法研究语法,建立了一个新的语法体系,对后来的语言研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三、吕叔湘的英汉对比理论在英语教学实践研究贡献

1961年,吕叔湘在《中国人学英语》的序言中这样写道:“作者学习英语也曾走过不少弯路,多少知道一点其中甘苦,写这本书没有别的用意,只是想对于在僵局之中挣扎或是丢了多年又想捡起来的同志们提供一点帮助。我相信,对于中国学生最有用的帮助是让他认识英语和汉语的差别,在每一个具体问题一词形、词义、语法范畴、句子结构上,都尽可能用汉语的情况来跟英语作比较,让他通过这种比较得到更深刻的领会。 ”吕叔湘是我国英汉对比语言学的奠基人,同样在教学实践中,英汉对比教学法在英语教学实践中有很大作用。首先,通过英汉对比,教师更加精确、完备地了解其所教语言的内部体系和外部生存环境,预见教学的难点和重点,防止和弱化母语的干涉,组织好课堂教学等供理论依据和实际的解决办法。另外,对比教学可引导学生自觉地去探求外语学习的方法,并有意识地总结学习规律,提高教学效率。在教学实践中,如果关注英汉对比和强化英汉对比教学方法,就不仅能体会和运用地道的英语,领悟和感受英语的结构优美、英语民族的重理性分析和抽象思维的特点,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学习英语语言,能够理解和欣赏语言背后的文化。假如说《中国文法要略》从表面层次上看还主要是 “一部古今比较语法”的话,那么《中国人学英语》则完全是一本英汉对比研究方面的著作,是吕叔湘在英汉对比研究领域进行的一次重要而全面的实践。该书从中国人学英语的角度出发,论述了英语学习的原理和方法,其中特别提到学习者“会不知不觉的把英语当作和汉语差不多的东西看待,不知不觉的在那里比附”,因而提醒学习者“学习英语非彻底觉悟把它当作和汉语不同的新的东西来学习不可”。在这里, 吕叔湘实际上是讲了汉语作为母语对于英语学习的不可避免的干扰作用,学习英语必须自觉克服这种干扰,通过比较而不是比附(这一点下文还要论及),了解英语和汉语的不同之处。该书详细讲解了英语在语音、拼法、词义、词类、词形变化、动词时态、非限定动词、词序以及析句等方面的种种情况,而且始终着眼于以汉语为母语的中国人,重点讲解他们学习英语的种种困难。这些讲解不仅对中国学生学习英语有着一般的英语教学难以替代的帮助,而且本身就是一种深入浅出的英汉对比,因而对于英汉对比研究而言也有重要参考价值。

四、吕叔湘在我国英汉对比语言学学科建设方面的贡献

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国的对比研究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吕叔湘先生于19775月应邀在北京语言学院作了题为《通过对比研究语法》的著名演讲。1976 “四人帮”倒台后,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局面的逐步形成我国的汉外对比研究日趋活跃,对比语言学作为一门学科终于有了诞生的土壤和条件。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吕叔湘先生于19775月应邀在北京语言学院作了那篇题为《通过对比研究语法》的著名演讲。这次演讲为我国的对比语言学学科的诞生作了舆论准备,起了催生作用。把我国汉外对比研究史分为 “以对比实践为主的时期”和 “有自觉学科意识的时期”两个阶段,也正是在吕先生这次演讲的指引下,我国的对比语言学学科才迅速建立和发展起来,也可以说,这篇演讲也作为我国对比语言学学科形成的标志。纵观吕先生一生最典型的几次对比实践,有一个观点贯穿始终,就是应用性对比研究应以发现和描述语言差异为重点。其中最能集中体现这一观点的要算他1977年的那次演讲。在谈到汉外对比时,吕先生指出:英语的语法跟汉语的语法比较,有很多地方不一样。当然,相同的地方也不少,不过那些地方不用特别注意,因为不会出问题,要注意的是不同的地方。197810月,随着我国招收研究生制度的恢复吕先生创建了我国第一个英汉对比语法专业,并亲自担任导师。此后,在他的带动下,不仅不少高校先后开设了面向本科生和研究生的英汉语言文化对比课程,而且还先后开始招收英汉对比研究方向的硕士生和博士生。 1990年,由杨自俭、李瑞华主编的我国第一部英汉对比研究论文集《英汉对比研究论文集》 (1977-1989)出版,吕先生接受请求,欣然为论文集题词。论文集的出版起到了引领学科发展、组织凝聚队伍的作用, “正是本书的出版,才使在此之前各自在英汉对比领域孤军奋战的研究者找到了同道和知音”。九十年代初先是成立了中外语言文化比较研究会,1994年底又成立了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吕叔湘先生一直担任后者的名誉会长。

自严复的《英文汉沽》后,1898年马建忠著成了《马氏文通》我国第一部语法专著标志着我国对比语言学的开端,我国对比语言学的历史已有一百二十余年的历史。吕叔湘兼通中西文化深谙英汉语言的底蕴、继承和创新我国对比语言学研究成果的学术定力和复兴中国文化和教育事业的担当精神在我国英汉对比历史中树立起载入史册的丰碑和承前启后的贡献。他既有一定的理论贡献,更有卓越的实践成果;他既有一定的宏观研究,更有大量的微观研究;既有著述宏富的学术贡献,更有光耀千古人才培养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