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题研究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课题研究
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以江苏丹阳为例 (马 霜 )
发布时间:2017-12-18 00:00:00 阅读次数:1401 作者: 来源:吕叔湘中学

开 题 报 告

 

 

 

 

项目类别:      青年专项         

课题名称: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以江苏丹阳为例    

课题主持人:        马  霜         

工作单位:      吕叔湘中学       

联系电话:      13776486286       

 

 

 

 

 

 

 

 


 

 
 

一、     论文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1.历史新课程改革的要求

我国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非常重视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2001年6月国家教育部颁布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中明确提出:“为了增强课程的实用性,满足各地学校、学生发展的需求,实行国家、地方、学校三级课程管理模式,鼓励地方根据实际情况自主开发和实施地方课程,支持学校开发实施校本课程。”[1]这不仅为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提供了政策保障,也为各地方和学校因地制宜的实施地方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教学提供了理论依据。

2011年国家颁布的《全日制义务教育历史课程标准(实验稿)》指出:“围绕并利用乡土教材、社区课程资源,对学生的历史学和历史感悟大有裨益。”在“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建议”部分又指出:“对历史课程资源的积极开发与充分利用,是历史教学顺利进行的基础条件。历史学科所具有的独特性质,使其拥有丰富的信息资源。在历史课程的实施中,教师要强化历史课程资源意识,因地制宜地开发和有效利用各种课程资源。”[2]

因此,开展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研究是历史新课程改革的要求。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包括开发与利用当地的文献资料、历史文化遗迹、非物质文化遗产、口述历史等种形式,这正符合新课程标准中对课程资源多样化、开放式教学的要求,所以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就显得尤为重要。

2.学生学习中国历史的需要

首先,乡土历史既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又是中国历史的缩影,乡土历史对中国历史起着有益的、必要的补充作用。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常常会觉得历史和现实之间存在着很大的距离,这种距离感会影响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学习动力。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内容与国家统编教材相比,更加贴近学生的实际,符合学生的认知水平,比较容易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激情和求知欲,使学生更容易感知和理解历史知识,也更有助于锻炼历史能力。

第二,因为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内容与学生所处的生活环境紧密相连,适合让学生走出课堂,走进社会,可以通过历史课外活动充分利用当地的历史遗迹、博物馆、档案馆等多种渠道得到相关的历史资料,培养学生收集历史资料的能力。在整理历史资料过程中又有利于培养学生进一步辨别史料的能力,从而有助于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改进学生的学习方法,完善学生的学习过程。

第三,让学生从认识身边的历史开始,研究家乡的过去与现状,展望家乡的

未来,自然地把学生对家乡的关注和对祖国的热爱联系到一起,进一步激发学生爱家乡、爱祖国的情感,把对学生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教育渗透到无形之中。

3.教师提升专业素养的需要

好的教师基本需要具备四方面的知识:一是条件性知识,即教育学、心理学知识;二是学科专业性知识;三是实践性知识;四是其他文化知识。[3]在教学过程中要将历史乡土课程资源与历史教材相整合,就要求教师在课前做大量的准备工作,这个过程既是对教师知识的补充与丰富,更是有助于教师实践能力的提升。可见,在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中必然有利于增强教师的综合素质,也利于改变教师的教学方式,从而使课堂教学更充满活力,有助于取得更好的教学效果。

在新课程改革背景下,历史教师必须自觉转换角色,增强和扩展历史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的意识,提高教科研能力,充分发挥自身特长,使自己从知识传授者成长为研究型、专家型、学者型的优秀教育者。

 

二、国内外关于该课题的研究现状及趋势:

1.国外研究现状

西欧许多国家在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上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英国伦敦大学教育研究所的詹姆斯认为:给学生上历史课,最好从他们身边熟悉的事物开始。英国“学校委员会初中历史科计划13—16”推出的新课程大纲,要求利用可以看得见的证据研究身边的历史,并且实地参观考察。该大纲共五个单元,其中第二个单元强调了“乡村房屋”、“教堂建筑与陈设”、“乡村景观形成研究”等关于“历史就在我们的周围”的主题。这对英国历史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影响较大。

法国政府的做法更是被欧洲许多国家奉为楷模。法国每年9月第三个周的周末规定为“历史文化遗产日”,在这天,全国上万处古迹、历史建筑和国家行政机构免费向学生开放,很好地激起了学生对历史探究的浓厚欲望。

德国在小学教育阶段就倡导提供种种经验以帮助每一个儿童最充分地发展他的能力并了解自己所处的自然和社会环境。小学课程中最重要的科目是“乡土教育”,研究儿童所熟悉的课题有家庭、教堂、学校、农场、工厂等。学校还进行地方传统和神话的教育, 对历史、文化上有重要影响的场所经常辅以参观旅行。

美国的历史课程改革充分考虑到学生的认知程度。20世纪60年代中期,美国有三十个州用法律的形式要求学校必须开设本州的历史课程;20 世纪 90 年代颁布了《全国历史教学标准》,提出在历史教学中注意引用历史遗址、艺术文物等在内的多种类型的课程资源。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又在本州课程标准中规定:每个中学生至少


 
 

要学一个学期该州的历史。近年来,美国一直根据“扩展中的环境”的原则,从学生最容易接受的家庭、邻居、社区等生活空间变化入手来安排课程,体验生活环境的“由近及远”。

日本历史领域在1998年的学习内容中要求通过展开日本人的生活画面使学生去了解政治及社会变迁的各种条件。在学习过程中,要求学生既要联系家乡的历史,又要利用民俗学成果,参观调查乡土资料馆、博物馆,做到能够具体地开展生活文化学习。所以,从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入手,将过去的历史与学生的现实生活密切联系起来,最大限度的利用社区和地方资源,成为日本历史教育的重要特色之一。

综上所述,国外历史乡土课程设计的类型主要可归纳为:范围由小到大,即将历史课程分为乡土、国家、世界三个层面,然后再进行分别详细学习,典型的国家是德国;先整体后部分,即先整体上学习乡土课程知识,再分别将乡土课程知识和各科内容相结合,典型的国家是俄罗斯;将各科乡土课程内容按照专题进行组织,典型的国家是澳大利亚和日本。

2.国内研究现状

清朝光绪二十九年颁布《奏定初等小学堂章程》,对“乡土史”教学做出规定:“历史:其要义在略举古来圣主贤君重大美善之事……尤当先讲乡土历史,采本境内乡贤名宦流寓诸名人之事迹,……以动其希贤慕善之心。”[4]可见,清政府不仅认识到了历史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的重要性,还对如何开发与利用历史乡土课程资源提出了具体可行的指导意见。

1957年,毛泽东指出:“教材要有地方性,应该增加一些乡土教材。”[5]在1987年和1990年国家教委分别两次专门召开乡土历史教学工作会议,并把乡土历史教学列入义务教育的课程中。

《2000年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初级中学历史教学大纲(试用修订版)》规定:“在中学历史教学中,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可以补充编写乡土史教材或当地民族史教材。”2001年国家印发了《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的通知,要求“学校在执行国家课程和地方课程的同时,应视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具体情况,结合本地的传统和优势,学生的兴趣和需要,开发或选用适合本校的课程。”

近年有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书籍主要有:刘军著的《历史教学的新视野》和《中学历史教学研究》、朱煜著的《历史课程与教学论》、姚锦祥的《乡土史的教学规范问题》、金相成主编的《历史教育学》、姬秉新,李稚勇,赵亚夫主编《理解与实践高中历史新课程——与高中历史教师的对话》、钱家先,太俊文主编的《中学历史新课程教学论》、朱汉国,郑林主编的《新编历史教学论》、于友西主编的《中学历史教学法》、杜芳主编《新理念历史教学论》、周晓光主编的《历史教学论》、

丁贤勇,陶水木主编的《传承与创新:历史教学的有效性研究》、赵恒烈主编的《历史教育学》、闫桂琴主编的《中学历史教学论》、马卫东主编的《历史教学概论》、张向阳著的《历史教学论》、方美玲主编的《历史新课程教学与教师成长》以及宋林飞主编的《乡土课程的理论与实践》等等。

近年有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论文主要有:2003年黄凯洲的《论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利用》,2007年王玲的《初中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2008年王守丽的《高中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2009年王爱玲的《德州地区乡土历史课程资源利用研究》,2010 年边秀敏的《临淄地区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研究》,2011 年周培佩的《河南省高师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开发现状调查研究》以及闫萍的《整合楚州乡土历史课程资源,激活历史教学中的爱国主义教育》,2012年高友常的《关于中学历史课题研究的探索与实践——以历史乡土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为例》,2013年刘燕的《高中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研究——以集安一中为例》,2014年赵杰的《山西乡土课程资源在高中历史教学中的应用》,2015年乔英的《中学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利用——以聊城二中为个案的考察》,等。

综上所述,有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的研究成果非常丰富,专家学者们针对不同地区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从不同的侧面提出了自己不同的见解,为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问题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丹阳有6000年的文明史。历史上人文荟萃,民间文化艺术亦丰富多彩,曾是南朝齐高帝萧道成、梁武帝萧衍两代开国皇帝的故里,现境内文物遗迹丰富,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的文化古城。丹阳地处长江三角洲、上海经济圈腹地,是世界最大的镜片生产基地,也是我国第一个国家旅游产业创新发展实验市。但目前关于“丹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研究成果几乎没有,因此有必要对这一课题作进一步的深入探究。

三、研究内容和可能的创新处:

1.丹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分类

根据课程资源的来源,丹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可分为校内资源和校外资源;根据课程资源的性质,丹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可分为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根据课程资源的呈现方式和物理特性,丹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可分为实物资源、文本资源、口述资源、人力资源和电子数字化资源;根据课程资源的存在方式,丹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可分为显性资源和隐性资源;根据课程资源的功能特点,丹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可分为素材性资源和条件性资源等。[6]

2.丹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课程整合

(1)与历史教材的整合

根据历史课程标准,以历史时间顺序或者以政治史、经济史、思想文化史等模块内容,选择真实具体、有针对性的历史乡土课程资源与历史教材进行紧密整合,补充和丰富历史教材,推进历史教学。

(2)与学生认知规律的整合

根据不同年龄阶段的学生特点,将历史乡土课程资源与学生各阶段认知规律相整合,开发出学生容易理解和接受的乡土课程资源,帮助学生获得历史知识与能力,熟悉学习过程与方法,培养情感、态度和价值观。

(3)与开发利用途径的整合

不同的开发途径,会形成不同形式的课程资源。根据教学实际需要,将历史乡土课程资源以不同的形式展现,既丰富了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又以最恰当的开发利用方式推动了历史教学的有效进行。

(4)与其他学科乡土课程资源的整合

历史学科具有综合性特点,涵括了语文、政治、地理以及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甚至外语知识。历史学科又要求学生有知识迁移能力,对历史乡土课程资源进行多学科的整合是非常有必要的尝试。

3.丹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利用案例

例如:用于课堂教学、用于校本课程、用于课外活动等。

 

 

 

 

 

 

四、拟采取的研究方法、技术路线及可行性分析:

(一)研究方法

1.文本分析法

从文本的表层深入到文本的深层,从而发现那些不能为普通阅读所把握的深层意义。本研究将以新课改的课程标准作为文本,了解一线岗位的需求、学校课程的开设情况以及存在的一些问题,分析二者之间的匹配度,以获取本研究所需的一些资料。

2.实地考察法

所谓“考察”,就是思考与观察。本研究涉及到很多地方事物,在考察过程中,要随时对自己观察到的现象进行分析,努力把握住考察对象的特点。考察报告是种说明性的文章,它要求对事物的说明具有准确性,因此在考察过程中,对一些能够具体说明事物的材料要做必要的记录。

3.文献研究法

以图书馆和期刊网为平台,搜集并阅读大量相关的文献资料,包括公开发表的著作、译著、公开发表的论文等,对其进行梳理,分析与归纳出国内外这一领域的研究现状和最新进展,在此基础上开展相关研究,并在研究的过程中,不断从中汲取养分与灵感,开阔研究的视野。

4.访谈研究法。主要通过访谈历史教师、历史见证人、学校领导来寻求本土历史课程资源开发和利用的策略。

5.经验总结法。研究中要及时总结,通过案例、课件、课堂实录、学生成果、论文集等形式予以呈现,以体现开发和利用本土课程资源的多样性。

(二)技术路线

文献综述、主要概念界定——实地考察、文献研究——分类整理、结合课标取舍整理——教学设计并教学实践——研讨、反思、改进、汇编——形成小论文、教学案例、校本教材等成果——完善本论文

(三)可行性分析

1.贯彻新课改,丹阳乡土历史课程资源的开发有现实意义。

2.学校一些资深教师可以提供一定的帮助。

3.研究者有一定的科研素质与处理文本、数据的能力。

4.丹阳历史悠久文化素材丰富。

 

四、研究计划及预期目标:

1.准备阶段(20169月—201612)

明确研究思路,落实研究任务。

2.实施阶段(20171月—20186月)

1)制定课题方案,举行开题论证会。

2)遵循课题方案,逐步落实研究计划。

预期目标:教学实践案例、活动实践案例、中期报告等。

3.结题阶段:(20187月—201810月)

总结课题成果,撰写课题报告,申请结题。

预期目标:相关论文发表、课题成果报告等。

五、课题可行性分析

1.丹阳历史乡土资源很丰富,对丹阳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研究具有可行性。

2.其他很多地区的历史乡土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研究已经取得一定的成果,可以借鉴与参考,有利于该课题研究的顺利进行。

3.丹阳地区另有一些教师对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也进行了一定的研究和探讨,可以向他们寻求某些帮助。

4.该课题是本人教育硕士毕业论文的研究课题,本人已取得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硕士学位,以此为基础,结合指导老师和答辩组老师的修改建议,肯定可以使该课题的研究结果更进一步。

六、可能遇到的困难及拟解决的措施

    1.历史学科在中学教学中处于弱势地位,各方的重视力度不够。对此,争取在研究上拿出实实在在的成果,例如市级公开课、发表论文等,取得肯定和支持。

2.很多教师很难突破传统教学方式。对此,主动提供资源共享,争取同事的建议和帮助。

3.实地考察、取样工作没有专业指导,相关实证资料有限。对此,将努力学习研究方法,争取相关部门和相关人员支持。

 

 

主要参考文献目录

1、费孝通:《乡土中国》,北京出版社,2005。

2、陈向明主编:《在行动中学作质的研究》,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3。

3、刘铁芳:《乡村教育的问题与出路》,读书,2001(12)。

4、钟启泉、张华:《世界课程改革趋势研究》,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5、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订:《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中国教育报》2001 年7月27日,第2 版。

6、程美宝:《由爱乡而爱国:清末广东乡土教材的国家话语》,《历史研究》2003年第 4 期。

7、姚锦祥:《乡土史的教学规范问题》,《历史教学》2003 年第 8 期。

8、刘军:《历史教学的新视野》,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9、吴刚平:《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全球教育展望》2001 年第 8 期。

10、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组织编写:《义务教育历史课程标准(2011 版)解读》,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11、刘军著:《中学历史教学探究》,人民出版社 2009 年版。

12、王爱玲:《德州地区乡土史课程资源利用研究》,《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 年 10 月第 53 卷第 2 期。

13、徐继存,段兆兵,陈琼:《论课程资源及其开发与利用》,《学科教育》,2002年第2 期。

14、黄武雄:《学校在窗外》,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49 - 50。

15、马卫东主编:《历史教学概论》,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0版。

16、俞孔坚:《回到土地》,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265。

17、刘旭东、张宁娟、马丽:《校本课程与课程资源开发》,北京中国人事出版杜,2002。

18、方伟君:《乡土史教学的实践与思考》,《延边教育学院学报》,2004年第6期。

19、杨 萍:《超越界限——农村乡土课程资源开发的可能路径》,《教育科学论坛》,2007年241期。

20、边秀敏:《临淄地区历史乡土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研究》,中国知网数据库,2010年。

21、刘铁芳:《回归乡土的课程设计——乡村教育重建的课程策略》,《现代大学教育》,2010年第6期。

22、高友常:《关于中学历史课题研究的探索与实践——以历史乡土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为例》,《徐州师范大学学报( 教育科学版)》,2012年9月第3期第3 卷。


[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基础教育改革纲要(试行)[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43 .

[2]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全日制义务教育历史课程标准[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1, 46 .

[3]林崇德.写给中小学教师[M].北京:开明出版社,1999.

[4]程美宝.由爱乡而爱国:清末广东乡土教材的国家话语[J].历史研究,2003,(4.

[5]毛泽东.毛泽东选集(第五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7.

[6]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Z.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