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中报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频道 > 市中报
地 球 仪(5300)
发布时间:2011-12-07 12:16:12 阅读次数:1141 作者: 来源:

地 球 仪(5300)

呼噜呼噜旋转的地球仪,呼噜呼噜旋转的时间。 在世界的尽头,在渴望爱的地方,做着梦。  

――《地球仪》

慕说:被不断肢解的回忆里总会有些不能触碰的柔软部分。甚至都不能不敢不愿意去想。因为一想到,就地动山摇。

是个喜欢回忆的人。把那些残旧的碎片一点点拼凑起来,我总是看到很多已经离开的人在我的掌心里对着我微笑。他们的面容早已经氤氲在江南终年不散的水气里,遥远一如天空上支离破碎的浮云。我却终究不能释怀,我想,当初那些费尽心机要忘掉的事情,居然真的在一个转身的瞬间就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我叫亦。慕说,这是他见过的,最暧昧的名字。我记得当时我问他说,真的吗?我都没什么感觉。他笑着说是啊,你永远都是这样的,没感觉。不快乐,不悲伤,甚至都安静得像雨林里不断生长的植物。我就和他一起笑,我想,原来慕对我的评价这么高啊,真是难为了这个一张烂嘴的人了。

只不过我已经想不起他微笑的样子了。也许是明媚也许混合着淡淡的落寞。就像对那个时候所有固执地要离开的人一样,我赌气说我会忘掉他们。我只是没有想过,原来真的有一天,我会不记得他们微笑的样子的。时间真是奇妙的东西,只不过是365个日夜轮回而已,有些事情就已经面目全非。

我只记得慕是个特别好的人。

我说,慕我的笔记都还没抄啊,你帮我补一下吧。他回答,好。于是第二天我有了完整的笔记。

我说,慕你看雨下得这么大,把雨伞借我一下吧。他回答,好。于是那天我的头发居然都完全没有湿掉。

我说,慕我想去东京看樱花,你陪我去吗?他回答,好。于是他要他的哥哥从日本寄来了厚厚的照片。

我说,慕,我挺怀念你的,回来吗?这一次,他没有回答。

我最后一次说,慕,我听说瑞士透明的天空里布满了飞机飞过留下的痕迹,像无数清浅的伤痕。那是世界上最寂寞的天空。你喜欢那里的天空是吗?不然为什么不肯回来呢。

在瑞士的慕。我常常看着桌子上不停旋转的地球仪,想,瑞士现在是不是下午三点,细腻的阳光是不是斜斜照上了他的肩膀。他会不会像现在的我一样,在两旁长满高大梧桐树空旷的街道上悠然地走,偶尔抬起头来看被宽大的叶子分割成碎片的天空,清冷的风轻易就掠起他的衣襟飘扬在异乡的天空下。

很久了,想要问慕要一张照片。我想我是开始想念他了,在他开始不再会想念我的时候。我们曾经是好到考试费尽心机考同一个分数的朋友,但是有的事情终究是要改变的,有些人是注定了不会回来的。所以我最后还是没有开口,我想,都算了吧。那个会一起张扬地大声笑的我们早已经被仓促的时光打包带走。断绝了来路,也许,也不会有去路。

我只是特别执着地怀念那些单纯的年少。那时候,慕跟我说,你永远都是这样的,没感觉。不快乐,不悲伤,甚至都安静得像雨林里不断不断生长的植物。其实他不会知道,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并不是因为不在乎。我现在还是会在想到他的时候抬头看灰色的天空,我现在还是个在汹涌人潮里安静站立的孩子。一年一年,沉默着看仓皇的四季里深深苍白着的树影。

时光没有等我。是我,忘了自己本来应该走。

阿软说:有的人明明就在你的身后一直一直笑,可是当你终于想到要去看清他的笑颜时却会发现,只不过一个转身的瞬间,忧伤已经爬满了他的脸.

阿软是我最最最好的朋友。整个初中三年里,最明亮的,是她的笑容。

我们在初三的时候一起办了一个论坛,名字就叫地球仪。论坛的背景音乐是那首温婉细腻却深深忧伤的《地球仪》,我们最喜欢的一首曲子。只不过现在那个论坛还在那儿,我们却已经不在一起了。阿软在论坛的首页上伤感地写,地球仪只为我最好的朋友存在。我们曾经说好,即使大家都不在一起了,即使大家都悄悄悄悄长大了,我们还是,不离不弃。不离不弃。

阿软喜欢音乐,喜欢到义无返顾。我以前常常坐在阿软的左手边听她手里的二胡咿咿呀呀呜咽,那些忧伤缠绵的乐律里满是明亮清澈的月光。我不知道那些曲子的名字或者作者,我只是安静地听,安静地望着阿软素白柔软的侧脸。很多很多的时间就这样静静流淌在激荡着精致乐律的空气里,一去再不回头。

快要中考的一天,我和阿软在校门口看到一则缩在角落里的通知。上面说想要报考艺校的同学下午第四节课到阶梯教室考核。我记得那一天风很大,阿软长长的头发和洁白的衣襟飞扬在初夏潮湿的风里。她看着那个短短的通知一动也不动,我看不到她的眼睛。然后她头也不回地跟我说,亦,我们走吧。

那天回家路上她就只和我说了一句话。她说,难道还真的有人为了考什么艺校宁可都不去上大学吗?

下午是昏天黑地的数学物理抽考。终于煎熬到第四节课时我都累得不想说话。我写了张条子给阿软,我问她,你真的不去吗?你那么喜欢音乐的啊。那么喜欢的。阿软很快就把条子传了回来。不去。她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可是我当时看着她不动声色的侧脸比什么时候都难过。

到下课前的五分钟阿软突然就从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