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叔湘中学
吕叔湘图文集当前位置:首页 > 吕叔湘 > 吕叔湘图文集
为什么要编《现代汉语规范词典》
发布时间:2011-12-07 10:33:21 阅读次数:2492 作者: 来源:
随着语言的发展,总得有新的词典来反映语言的变化;随着国家有关规范标准的修订和增加,总得有词典来体现。我们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也应该有适应不同读者需要的不同层次和规模的各种词典,才能满足群众语文学习和教学的需要。

    1980年到1991年,我兼任了11年语文出版社的社长。1984年初,李行健同志调出版社协助我工作。他根据市场需要、读者意见和语文出版社的特点,在1987年提出组织力量编一部主要为语言文字规范化服务的现代汉语词典。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设想。但我吃过编词典的苦头,深知其中的艰难和甘苦,就语文出版社当时的力量和对新编词典的构想看,条件还不够成熟,所以我给泼了一点凉水,没有同意。要编一部新的词典,就要有高的质量,有不同于已有的词典的鲜明特色。如果达不到这样的要求,东拼西凑去搞一本词典,就毫无用处,只能是“劳民伤财”。但要达到这样的要求,又谈何容易!

    1988年行健同志去日本国立一桥大学任教,看到日本出版的词典琳琅满目,不同规格、不同品种的词典几乎应有尽有,更坚定了他编《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的决心。从日本东京给我来信又谈到这件事。我只能表示待他回来后再说。1991年春,行健同志回国。在我的请求下,经组织同意,我终于解脱出来,把出版社的实际领导工作交给了他,只担任名誉社长。没过多久,行健同志又详细地向我说了他编《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的打算。我们才有机会就新编词典的特色和框架,人力和经费等问题多次进行研究讨论。行健同志的考虑比过去更具体成熟了。所以1992年春,决定在夏天组织一些专家学者就词典的内容、体例和可行性等问题开一次论证会。这次会是由曹先擢同志和行健同志主持的。会上大家情绪很高,信心也足。会后他们邀请到了不少专家学者参加编写工作。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也决定将编规范词典列入“八五”工作规划。

    至于新编词典的五个特色的构想和措施:1.收词规范并能反映今天现代汉语词汇的基本面貌;2.词的义项按词义发展脉络顺序排列;3.给每条词标注词性;4.把语言使用中容易出现错误的问题用“提示”指出;5.选择丰富的生活气息浓的例句等,我是完全同意的。有的他们可以做到,如收词的规范性和代表性问题,现在可以利用计算机和语料库做词频的分析统计。这些先进的科学手段,就可以使收词标准更客观和准确。例句问题也可以通过语料库来解决。但词义的发展脉络,词性的标注等问题,却不简单。他们也自知当前不能全部做好。

    我认为他们还有自知之明,但做总比不做好。万事起头难,只要开了头,随着科学的发展和研究的深入,总有一天会完备起来的。关键要实事求是,现在一时弄不清楚的,不妨存疑,只要不强作解人就好! (北京晚报)
 
相关报道:词义错乱现象严重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权威上场

    “空穴来风”是指“事出有因”还是“无稽之谈”?生活中词义错乱的现象比比皆是。已经编竣即将出版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对类似的常用词语的含义作出了较为明确的规范。

    由百位专家历时十一载编纂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收词近七万条,是国家语委“八五”规划重点项目、国家“八五”规划重点图书,也是社科基金资助项目。吕叔湘、李荣、许嘉璐、曹先擢、柳斌等曾先后担任顾问,李行健任主编。

    “规范”是这部词典不同于已有词典的鲜明特色。词典严格依《简化字总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规范“词形”,认真按《汉语拼音方案》《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执行“注音”,并根据语言演变和用词习惯,对词义作出较为规范的解释。

    词典还遵照词义的发展脉络排列义项,让读者看到词义发展的线索,了解各义项之间的引申关系。如,“把《红楼梦》搬上银幕”的“搬”是由“移动”引申出“迁移”,再引申出例句中“移用”的含义。另外,词典还给词(字)标注了词性,把使用中容易出错的问题用“提示”指出,以方便语言应用。

    对于没有统一标准的语文现象,词典即以本身的示范性发挥引导规范的作用。比如“疙瘩”与“圪塔”哪一个符合规范?其实它们的基本词义都是相同的,只不过是用在不同的场合。词典根据社会通用性的大小和约定俗成的原则,以社会通用的语言事实为根据,明确引导大家使用“疙瘩”。(新华网  周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