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叔湘中学
吕叔湘先生介绍当前位置:首页 > 吕叔湘 > 吕叔湘先生介绍
缅怀吕叔湘先生
发布时间:2011-12-07 10:27:34 阅读次数:2220 作者: 来源:

七三年高中毕业,年仅17岁的我,就下放在苏南农村务农。由于对学习外语特感兴趣,尽管在中学里只是学了些“口号式”的英语,但在农村五年期间,不论条件多么艰苦,我仍坚持不懈利用一切空闲时间自学英语;后又随上海广播电台自学日语、法语,经专家考核,学得很不错,当时我还编写了《英语常用短语详解》初稿,受到上海人民出版社有关编辑的好评。

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我以优秀成绩考入南京大学外文系。当时的我,学习情绪高涨,不论在食堂排队买饭,还是排队抢图书馆座位,都是争分夺秒地看书,每晚都设法挑灯夜战。这段时间里遇到了不少英语学习中的问题,我挑选其中较难的十个问题,写信给有关专家请教。一封写给当时的语法权威张××教授,另一封寄给吕叔湘先生,前者虽用挂号寄出,结果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后者虽是平信,却很快收到了吕老的回信,信中他不厌其烦、引经据典解答了全部问题。来信用词恳切、态度谦虚。有关观点和看法均用商讨口吻,不是一锤定音,毫无大学者自以为是的狂妄态度。使初进大学之门的我感动不已,敬仰之情油然而生。从此一老一少开始讨论各类语言学方面的问题,书信往来频繁。

1988年9月,英国语言学家、系统一功能语法的奠基人哈勒迪(M、A、K,Halliday)来华在北京讲学,我有幸参加。其间我曾专诚去看望吕老。适先生外出未遇,留便条告辞。不久,接先生来信,邀请我国庆节去他家作客。那天,吕老特地请师母为我炖了一只鸡,而吕老连鸡汤都不喝,仅吃些素食,他的热情好客,令我感激不已。席间吕老谈了有关语言学发展的广阔前景,娓娓道来循循善诱,使我满怀信心。过去我们虽经常讨论学术问题,书信频繁,此次却系首先见面。这一年,吕老已79岁高龄,我28岁,年龄相差悬殊,然吕老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毫无大学者的架子。那天,我亲聆吕老的教诲,亲身感受先生的崇高风范,受益匪浅。

1984年7月,我通过激烈的国际竞争,荣获英国剑桥大学博士生全额奖学金及海外研究生奖学金。我作为建国36周年来第一位获得此项奖学金的中国留学生,将于11月去英深造。由于时间匆促,出国前我又一次去看访先生而未遇。1986年9月,我回国探亲,滞留北京期间,专诚去永安南里看望先生,先生对我倍加赞赏。吕老除询及有关国外语言学现状及今后发展趋势外,谈得更多的是治学之道。谆谆教诲使学生终生难忘。尔后,我因忙于工作、著书及外出讲学,未再回国,这次见面,竟成永诀!然老师的音容笑貌、道德文章,将永远铭刻在心。

我在英国剑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研究课题是指代现象的语用分析,由于手头缺乏汉语资料,便向吕老求救。不久即收到吕老有关汉语指代的摘录,蝇头小楷、密密麻麻写了一张,并说受邮件超重限制,字体较小阅读时可能有所不便,先生考虑得多么周到!当时吕老已届高龄,助人为乐,搜集资料已花了不少心血,书写蝇头小楷,又要克服众多困难,实使我于心不安。

我除在剑桥攻读博士学位外,还应聘在剑桥大学东方学院讲授《马氏文通》,当时由于手头没有该书的辅导材料,讲授比较困难。只得又向吕老求授,不久先生便寄来了他和王海